券商简报1211: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审核时间已降到66天。    

tushti.comgetumail.com

自2016年底开始,冯鑫就很少提到乐视了。在更遥远的时间里,冯鑫与贾跃亭,确是没有交集的。

直到2015年,憋屈“做”了三年盈利报表的冯鑫,终于如愿将暴风带上了A股,后者成为彼时A股市场鲜有的两家正牌互联网科技公司之一。另一家,正是刚从2014年底那段危机中缓过来的乐视网。那一年,是让众多科技公司狂欢的一年。科技股股价的持续走高,让港美股玩家欣喜若狂;不甘落后的A股投资者,怀着分一杯羹的心情,却只寻到了乐视和暴风唯二的两个标的。

于是,无关业绩,冯鑫和他的暴风迅速迎来了高光时刻:2015年3月24日上市起,暴风从7.14元股价,连拉35个交易日涨停,3个月内股价一度涨至327.01元;在2015年124个交易日中,暴风共计55个涨停,最高市值甚至达到了360.97亿元。股价狂飙,暴风的业务也在极速扩展。一年中,电视、秀场、影视、游戏、体育等多块新业务先后落地,暴风成为彼时最像乐视的一家“生态公司”。然而,仅过了一年有余,突遇资金危机的乐视迅速陨落,暴风的股价也“巧合”的在这前后正式迎来长达两年的阴跌。

再也没有公司愿意被称作“小乐视”,暴风也不例外。但让冯鑫困扰的是,虽然在此后接受腾讯《深网》专访时直言,用乐视跟暴风比非常扯淡,但暴风似乎已经没有办法再斩断人们将其系至乐视的联想。直至近日,随着冯鑫本人股权质押危机浮出水面,萦绕他多年的“乐视魔咒”又更紧了。根据7月6日的公告,冯鑫约327万股被北京朝阳区法院冻结,开始日期为6月26日,到期日为2021年6月25日,冻结三年。

这时,熟悉的问题又重新摆在冯鑫面前:同样缺钱的暴风,会重蹈乐视的覆辙吗?意外的折戟冯鑫的梦,在2016年6月之前,还是一片坦途。自2015年5月21日创出327.56的最高价后,随着一系列子业务的初步落地,暴风在2016年3月29日收报252.96元,又走出第二波火热行情。与贾跃亭一样,在资本市场尝到甜头的冯鑫也迅速开启大规模资本运作。根据2016年3月14日暴风发布的公告,暴风拟以31亿元收购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股权;3月28日,停牌五个多月的暴风复牌,并宣布将战略投资酷狗、酷我母公司海洋音乐集团。

但接下来的剧本却大大出乎了冯鑫的意料。在这一系列资本运作中,暴风对稻草熊影业的并购引发了争议。由于吴奇隆、刘诗诗为股东的稻草熊影业账面资产仅3835万元,估值却高达15.2亿,深交所对其发出问询函。虽然暴风解释称,相对于A股正常的15-18倍市盈率,其对稻草熊的投资谈不上价格过高;且互联网企业净资产和估值差距较大实属正常,互联网企业普遍是轻资产公司。

但这一解释并未服众。2016年6月,正值证监会着力整顿并购交易,碰巧成了靶子的这桩交易,最终没有逃开被否决的宿命。如此,冯鑫操盘的第一桩大规模资本运作,就这样被扼杀在了摇篮里,其力推的影业公司也自此停滞。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