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园服务:拟以6.82亿元收购五间物业公司。    

ydzsp.comhebzhengda.com

编者按:未来股权简单协议(以下简称 SAFE:simpleagreementforfutureequity)是由YC提出的一个概念,初衷是实现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公平交易,投资界对股权投资意向协议的讨论一直十分热烈,不少投资人意见相悖。知名投资人 FredWilson曾说:可转债和未来股权简单协议对早期投资危害很大;也有投资人表示:“可转债并非毒药,我们不应该忽略它的好处),YC合伙人JonLevy撰文表示SAFE对早期创业者来讲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最近,投资人PascalLevensohn和AndrewKrowne在TC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对创业者来说,未来股权简单协议是不安全的”。两位作者对SAFE持批判态度,将它描述成对企业家是有危害的。

但作者们提出了重要的一点——也是Levensohn在后续的一篇文章中明确的——我们并不反对:投资者和创业都需要了解可转债是如何转换的,并且理解股权稀释。SAFE和可转债具有几乎相同的转换特性。因此,不理解转换结果不是SAFE所产生的新问题。相反,普遍使用低分辨率的融资文件使得更大范围的人群(投资者、创始人、律师)加入到与转换语言的斗争中去。我们认为,投资人和创业者每一方都应了解SAFE(和其他可转债)是如何转换的。在YCombinator,我们的财务总监Kirstynathoo和财务团队的其他成员每一次会见创始人都会阐述股权稀释案例并解释SAFE是如何转换的。

此外,YCombinator合伙人GeoffRalston发表了一篇文章,并创建了一个工具来帮助创业者更好地了解股权稀释。作者们的观点可能在于他们相信,有价格的融资轮比使用SAFE更胜一筹,因为各方更了解稀释的运作原理。不幸的是,有价格的融资轮并不像SAFE(或其他可转债)一样是简单快速的融资机制。A轮的交易成本平均为60000美元,行业标准是公司支付自己的法律顾问和投资者的法律费用。这种标准做法对创业者来说是不安全的。在进行有价格的融资轮时(包括董事会控制的潜在损失,其后果可能比稀释更糟糕),对创始人来说还有一些其他不明显的陷阱,且有价格的融资轮需要更长的时间。

我们相信这些权衡往往使SAFE成为早期创业公司的更优选择。【编译组出品】编辑:杨志芳。中国平安的「买路财」。今年初,安邦被保监会接管,平安人寿、新华人寿等保险资金陆续收到保监会的监管函,「野蛮人」进军地产圈的脚步因此而慢了下来。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